適時科普

蒙藥長調(一)——蒙醫藥的發展歷史

(編寫:中國醫藥文化網、中國藥文化研究會蒙藥分會)

蒙藥是蒙古族常用或習用的傳統藥物的簡稱,廣義的蒙藥包括蒙藥材及其制劑。蒙古族人民在長期的醫療用藥實踐中,不斷總結提升用藥經驗,形成了以寒熱理論為主的蒙醫藥基本理論,在此基礎上汲取融合中醫藥學、藏醫藥學以及古印度醫藥學等傳統醫藥學理論和經驗,逐步形成了具有系統完整的理論體系、獨特的藥物資源、科學合理的炮制工藝和自成一體的用藥方法的蒙藥學科體系。蒙藥學是中華民族傳統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蒙古族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藥食同源。任何民族的傳統醫藥,其發生發展的歷史初期是相似的。蒙古族諺語中有“病之源食不消,藥之源百煎水”的說法,這是前人對原始時代用飲食治療消化道疾患經驗和醫藥起源的概括。廣袤無垠的蒙古高原是人類最早生存繁衍的地區之一,早在原始社會時期,人類還未認識耕種和畜牧方法,但為了維持生活和延續生命,到處尋找食物來源,采集果實或獵打禽獸,即刀耕火種,茹毛飲血的時代,人類就開始運用他們的勞動智慧,逐漸發現了某些植物、礦物或動物具有某種藥理作用。這就是蒙藥的起源。

蒙醫藥發展與蒙古民族的社會政治、經濟方式及科學文化的發展有著密切關系。13世紀以前,蒙古族的先民不僅積累了與地理環境、氣候條件和生活方式相適應的衛生保健習俗和經驗,而且發明了很多頗具特色的飲食、藥物及外治等治療方法。據史料記載,蒙古人及其祖先,至少在兩干多年前就掌握了藥物知識!逗鬂h書》有匈奴使用毒藥的記載。匈奴人還將“礐石、桂心、附子、干姜各二兩,上四味末之,密丸如梧子”用于治療寒癥。后來,唐代中醫學著作《千金要方》將其收錄,稱為“匈奴露宿丸”。在藥物知識豐富到一定程度以后自然產生藥方,因此匈奴人能夠把這種方藥制成丸劑,說明他們掌握藥物知識應該有比較長的歷史了。拉施特(波斯人)所著的《史集》中曾經記載成吉思汗以前居住在鄂畢河上游森林里的“兀刺速惕、貼良古惕和客思的迷,這些部落熟悉蒙古藥劑,以用蒙古方法很好地治病聞名于世”等史實。普蘭﹒迦兒賓的《蒙古史》(《柏朗嘉賓蒙古行記》)里所記載的葉密立城“林中百姓”的傳說里,“如果韃靼人冒險向他們發動攻擊并用箭射傷他們,后者只需要在傷口處放一撮草,然后就全速飛快地逃走!惫糯晒湃嗽谑軅臅r候,習慣性地把一種草敷于傷口,說明他們對周圍草藥的使用較熟練,在實際生活中積累了不少治病經驗。

《蒙古秘史》是蒙古族歷史文學名著,其中載有大量藥用植物名稱。書中有一首歌頌成吉思汗母親訶額侖夫人的贊美詩,說的是鐵木真年少時由于生活困頓,母親經常帶著孩子們挖野菜充饑。短短二十余行的詩中就出現了杜梨、檜木、紅蒿、地榆、狗舌,山韭、野蔥等十余種藥材名稱都是可以食用的藥用植物,可見蒙古族先民已經積累了豐富的藥用植物知識。

古代蒙藥材的另一個特點是善用動物藥,這與蒙古族從事狩獵、畜牧業的生產生活方式密不可分。13世紀前的蒙古族先民能夠辨認牛黃,并把它作為藥材使用!睹晒琶厥贰酚涊d:布力格可汗、胡圖格二人懂得“Jada”的用法!逗陧^事略》注云:“此石稱Jada,乃走獸腹中之石。大者如雞卵,大小也不齊,尤其牛馬中者貴,蓋即所謂牛黃、馬寶、狗寶之類也”。明代《本草綱目》中將“Jada”解釋為“牛黃”。除此之外,野豬糞、狐貍肺、狼胃、熊膽、麝香、禿鷲糞、蝙蝠肉、鹿茸、鹿角等等都是名貴蒙藥材。

13世紀至16世紀末是傳統蒙醫藥形成時期。醫療實踐迫切需要理論的指導,而長期積累的經驗也孕育著理論的雛形。在蒙古族社會意識形態中帶有自發的辯證法和唯物論性質的事物日益增多,如在13世紀或更早的蒙古族社會意識形態和思維方式里,初步形成了任何事物均有相互對立統一的兩個方面的觀念,從而日益完備了自然形成的辯證法哲學觀。古代蒙古人認為日月、火水、天地、父母、熱寒、晝夜均是事物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并且它們彼此之間都有密切聯系。這些哲學觀,對當時的以寒熱理論為指導的蒙古傳統醫藥的發展創造了相當有利的條件。同時,因佛教的傳入,“四大元素”學說——古代樸素唯物主義哲學思想促進了蒙醫藥理論的發展。寒熱理論是將各種疾病的本質屬性分為寒熱兩種,用“寒者熱之”“熱者寒之”的基本理念,把藥物、外治、飲食等治療方法也相應地分為寒熱兩大范疇,形成了以寒治熱,以熱治寒的理論性概念。這種寒熱對立統一理論在實踐中不斷完善和發展,成為指導古代蒙醫藥臨床實踐的總綱。寒熱理論不僅是傳統蒙醫臨床診療的理論基礎,同時也是蒙藥的理論指導。把蒙藥按性質分為寒性和熱性兩種,形成了蒙藥理論的最初形態。隨著中醫學、阿輸吠陀醫學、阿拉伯醫學以及藏醫學的傳入,在藥學領域里開始吸收了“五元”學說,對蒙藥理論的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在此寒熱理論的基礎上逐步發展成“六味、八性、十七能”為核心概念的比較完整系統尚未蒙藥理論。隨著藥物交易的發展以及外域藥物的大量進入,藥品的種類增多,大大地豐富了蒙藥學的內容。

1330年,元代蒙古族營養學家忽思慧編著《飲膳正要》,繼承前代本草學之食療成就,并汲取蒙古族民間日常經驗,闡述各種藥膳的性味與滋補作用,尤以牛羊肉及乳制品為主,不僅突出了蒙醫飲食療法的特點,而且也反映了當時蒙古族藥用動植物的認識水平。旱獺是蒙古草原上常見的一種動物,蒙古語稱為“塔喇不花”。蒙醫很早就把旱獺肉、骨、尿脬等當作藥物使用!讹嬌耪份d:“塔喇不花,味甘無毒。主野雞瘺瘡,煮食宜人。北方人掘取以食,雖肥,煮則無油,湯無味,多食難克化,微動氣!睍幸步榻B了其捕捉方法!讹嬌耪穼γ晒诺貐^常見的動物及衍生藥材也有所闡述。如綿羊的頭、肉、腎、心、膽和馬、驢、駱駝等牲畜;狐、狼、虎、豹、熊、獾等野獸;鹿、野馬、野駱駝、野豬等草食動物的所有藥用部分的性味和功能等。

14世紀時,蒙醫已能夠制作膏劑。沙棘具有止咳化痰的功效,《飲膳正要》稱之為“赤赤哈納”(“沙棘”的蒙古語名稱音譯),并釋曰:“用銀或石器熬成膏”。這不僅能夠說明蒙醫很早就會制作膏劑,而且已有了專用銀器、石器和很精細的制作方法。

浴療是蒙醫傳統外治療法之一。蒙古族的先民很早就發現了天然溫泉神奇的醫療作用,稱之為“阿爾山”,意為“圣水甘露”,并利用其治療各種外傷、風濕以及消化道疾患,后來發明了“人工藥浴”。根據史料記載,蒙古人在13世紀時就應用藥浴!遏敳剪斂藮|方行記》載:蒙哥可汗的胡圖克泰皇后患病時,服用大黃湯藥并施以大黃藥浴的外治療法!昂洗(或胡圖克泰)皇后患病,將大黃切碎,幾乎成為粉……放進水里……喝了一些圣水和大黃,并用這種水濡濕了她的胸部”。

元代是國內各民族文化交往和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不僅國內各兄弟民族醫藥交流活躍,而且還有東南亞、阿拉伯和歐洲等外來醫藥的傳入,開辦醫院,行醫賣藥,尤其醫療機構和管理法規逐步健全。大都和上都設置有“回回藥物院”。隨著藥物交易的擴大,外域藥物大量輸入,當時的蒙古族醫生辨認和使用各種藥物,客觀上也增加了蒙藥材的品種。

16世紀末,隨著蒙古族經濟社會文化的發展,特別是佛教的廣泛傳播,古印度醫學和藏醫學著作也傳入蒙古地區,并陸續翻譯成蒙古文。其中《醫經八支》、《八支注釋》、《醫理精華》《月光明經》等古印度醫學經典和《四部醫典》等藏醫學著作對蒙醫藥理論體系的構建影響甚大!夺t經八支》是阿輸吠陀(AyurVeda)醫學經典著作,約在公元1—2世紀成書,作者馬鳴,后收入《丹珠爾》經中。其理論指導是:“赫依、希拉、巴達干”三根(或元)學說、七素學說、三穢學說以及印度古代樸素的唯物主義哲學——土、水、火、風、空“五大元素”學說。藏醫學經典著作《四部醫典》的作者是宇陀·元丹貢布(708~833年),約成書于8世紀。該書在藏族傳統醫藥的基礎上吸收古印度醫學理論、經驗以及漢族中醫、北方民族醫藥一些理論和經驗而編寫的經典著作!端牟酷t典》對蒙醫學的理論化、系統化方面產生極大的影響。許多蒙醫學家在實踐中學習、研究、注釋《四部醫典》,并結合自己的臨床實踐和經驗,撰寫有關著作。如喀爾喀蒙古醫學家羅布桑丹金扎拉倉著的《醫學本續詮釋明燈》等!端牟酷t典》在蒙古地區流傳之后,《蘭塔布》、《藍琉璃》等藏醫著作也相繼被譯成蒙文,以木刻版本或手抄本流傳,影響了蒙醫藥的發展。

同時,在蒙古地區建立的較大規模的佛教寺院中設置專門研習醫學知識機構——“曼巴札倉”,培養了大批蒙醫藥人才,其中不乏精通“五明”、著作等身的蒙醫藥學家。伊喜巴拉珠爾、占布拉道爾吉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們結合蒙古地區的實際,在傳統蒙醫藥理論與經驗的基礎上吸收古印度醫學和藏醫學的理論精華,著書立說,構建了蒙醫藥理論體系,標志著近代蒙醫藥學的形成!墩J藥白晶鑒》《識藥學》《蒙藥正典》被譽為蒙藥學三部經典著作。

《認藥白晶鑒》是第一部蒙藥材專著,蒙醫學家伊希巴拉珠爾(1704~1788)用藏文撰寫。全書內容由三部分組成,一是藥物組合簡稱,計144條。二是藥物介紹,共載658種藥材,按藥物來源分成石類、珍寶類、土類、本草類等七部,逐一論述每味藥物的產地、形態、性味、功能、鑒別、質量等。三是飲食起居調理以及護理養生方法。

《識藥學》是18世紀蒙古醫學家羅布桑蘇勒和木(1740~1800)用藏文撰成。全書共四卷,分別為“珍寶、土、石類藥物識別學”“木本類、草原地帶生長類、滋補類藥物識別學”、“草本類藥物識別學”和“鹽、灰、動物類藥物識別學”,共載入678種藥物,論述了生長環境,性味、功能、質量、類型等內容。

《蒙藥正典》亦稱《無誤蒙藥鑒》或《美麗目飾》,蒙醫藥學家占布拉道爾吉(1792~1855)編著,是蒙藥學經典著作。書中按藥物來源分類,記載蒙藥材879種,詳述其別名,生長環境,藥物形態,入藥部位,采集時間,炮制方法,性味,功能,主治,用法以及某些藥材真偽優劣品種及鑒別方法等,糾正用藥誤認或名實不符的混亂現象。同時對絕大多數所載品配有插圖,并用蒙、漢、藏、滿四種文字對照標注藥物名稱,極具學術價值,為歷代蒙醫藥學者所尊崇。

《方!肥敲舍t方劑學經典著作,亦稱《密宗方!,成書于1829年,蒙古族醫學家占布拉卻吉丹金普仁來(1789~1838)編著,收載藥方2528種,詳述其配方、制法、用量與功效等,另有加減藥方、單味藥方或與飲食等其它輔物合用藥方共計3381種。集前人之大成,融理論、治則、方劑、藥物于一體,按蒙醫臨床病癥分類,以病論方,制方法度嚴謹,配伍周密,劑型種類繁多,用法多樣,尤其靈活加減調引,充分體現了蒙醫辯證施方的特點。

這一時期出版印行的蒙藥及其方劑學方面的重要文獻,還有羅布桑丹金扎拉倉(1639~1704)著的《二十五味方劑集》;羅布桑蘇勒和木著的《巴薩木油劑制法》;官布扎布(1680?~1750?)著的《諸藥必備》《番漢藥名》;吉格木德丹金扎木蘇著的《觀者之喜》;伊希丹金旺吉拉著的《珊瑚藥方》;等等。經過長期發展,蒙藥材種類不斷豐富,采集、加工、炮制、貯藏、制劑技術自成體系,臨床用藥獨具特色,逐步形成了具有鮮明民族特點和地域特點的近代蒙藥學,為保障人民健康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的民族政策和中醫(民族醫)政策,促進了蒙醫藥事業的迅速發展。在內蒙古廣大農村牧區以及其他省市蒙古族自治區域,普遍建立了蒙醫醫院,使蒙醫藥在醫療保健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廣大蒙醫藥工作者在防治常見病、多發病、地方病及疑難病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內蒙古自治區部分盟市先后建立了一批蒙醫藥科研機構,在醫史文獻、基礎理論、蒙藥方劑、臨床診療等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顯著成就。廣大蒙醫藥工作者廣泛地搜集各地的蒙藥方劑,對全區各地的蒙藥資源進行了普查,開展了蒙藥種植栽培,并加強了科學研究工作。建立了現代化蒙藥制藥企業。

近年來,蒙醫藥現代化、標準化、規范化建設取得豐碩成果。蒙藥的基本理論得到系統全面的整理。蒙藥炮制方法守正創新,得到進一步改進和規范。蒙藥化學、蒙藥分析化學對部分蒙藥的化學成分以及主要有效成分進行了研究。建立了蒙藥藥理學,研制蒙醫疾病模型,探討蒙藥藥理機制。蒙醫方劑配伍規律研究、劑型改革、新藥開發進一步深化。藥品鑒定、質量監控檢測手段和技術日益提高;ヂ摼W+、大數據挖掘技術在蒙藥領域中的應用方興未艾。構建了完備的蒙醫藥教育體系,培養了大批新型蒙醫藥人才,使蒙醫藥學的發展后繼有人。隨著國家實施“健康中國”戰略,蒙醫藥的優勢將得到進一步彰顯,必將為人類健康做出更大貢獻。

高傲性奴女班主任3
  • <nav id="ia4u4"></nav>